相声大师——马三立(二)


发布于: 2020-07-26

相声大师——马三立(二)

记者/主持人:香梅

主持人:香梅

嘉宾:李怀恩

点击收听

时光如流,往事如烟。

人物百家,回首悠悠岁月,讲述真实历史。

百家人物,正如那天上的星星,闪烁在夜空里,常留在记忆中。

军阀混战的年月,时局动蕩多变,物价飞涨,百姓日子一天天不好过了。马三立的父兄靠相声挣钱养家糊口,一年四季没日没夜的在外奔波,还要供马三立上学,实属不易。继母丁氏不也不帮忙分担家务,所有的担子都落在了父亲和哥哥身上。

相声大师——马三立(二)相声《开会迷》,马三立、张庆森。(香梅视频截图)

相声《开会迷》,马三立、张庆森。(香梅视频截图)

据马三立的儿女在《我和爸爸马三立》一书中写到:这丁氏如果不往嘴里续零食,就好像拔掉缺氧人正吸着的氧气管,很快就会窒息似的。「最可恶的是她竟然无度的赌钱打牌,而伺候牌局的人为了抽油水居然还给管饭。她就这样「吃着打、打着吃」,家里的一切事情都不闻不问。马三立每天放学回家,家里菜篮子是空的,油盐酱醋瓶都是空的。炉子灭了,炉子上的铁壶都被熬干了,连口热水都喝不上。家早已经不像个家了。

1929年,父亲多年的老搭档——年仅40岁的万人迷李德洋突然去世了,父亲痛失老搭档,孤掌难鸣,后来就被戏团辞退了,马家再次陷入困境。为了一家人能活着,父亲只好到了三不管地带(三不管地带泛指没有任何组织势力管理的地方)卖艺说相声。父亲辛苦摆地摊说相声的钱只够一家人的基本生活,无法再供马三立上学了。父亲只好告诉马三立:「学是上不了了。」马三立的读书梦破灭了。15岁的马三立从此弃学从艺,走上了相声艺术的道路。

相声大师——马三立(二)马三立与赵佩茹。(

马三立与赵佩茹。(

1934年,20岁的马三立,娶了一户穷人家的女子甄惠敏为妻,算是成了一个家。甄惠敏人很善良、勤快,马三立也是一个非常爱家的人,夫妇二人十分恩爱,感情也很融洽。后来他们总共生育了8个子女。成家后没多久,哥哥不幸染上吸鸦片的恶习,身体垮了,只好退出了相声舞台,紧接着哥嫂离异了。紧接着父亲病故了。父亲离世后,马三立的继母丁氏也离家出走了。家里一连串的打击让21岁的马三立难以承受,他大病了三个月。病好后,为了接济大哥和养家糊口,马三立开始到各地卖艺赚钱。

相声大师——马三立(二)马三立老先生和夫人。(

马三立老先生和夫人。(

当时天津的南市、鸟市等一切可以说相声的地方,几乎都能看到马三立说相声的身影。他不分白天黑夜不停的演出。马三立那时候最擅长说的相声是很多相声演员都发怵的段子《西江月》。后来他常常把这个节目作为自己演出节目的开场之一。通常相声行当立把第一个演出的节目叫作打炮戏,看你能不能打响。

到1935年,22岁的马三立已经小有名气,这一年他初开山门在秦皇岛收下了大徒弟阎笑儒,此后又陆续收了高笑林等其他几人为徒。对于像马三立这样的青年艺人来说,能开山门收徒,是艺术得到同行和社会承认的开始,也是自立门户的标誌。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佔领了天津,娱乐业一下子变得萧条了,连三不管的地带也都不被允许演出了。为了养家糊口,马三立只好离开天津老家,流浪到外地去卖艺,和搭档一起徒步到济南演出。

马三立在回忆录里说:「按照火车路线一站一站地走下去,小县城、小村镇、集市、庙会,是演出地点,茶馆、书场、路旁、大车店、妓院等等,也是演出场地。比较大的地方,生意好,就多停留几天,例如沧州、德州、平原、禹城和济南。生意不好,不住店,在火车站候车室凑合一夜,天亮再走。不管生意好坏,我也是经常不断地给家中寄钱,恐怕我老伴和孩子们没钱吃饭。有时存了两元钱,也赶快给家里寄去。我自己的吃喝费用,俭省到了可怜的程度。」

他摆地摊、跑茶社、闯关东、下金陵。但是,撂地摊只能在春、夏、秋三个季节,有时颳风下雨的,就没个着落了。遇到这样的情况收入很难有保证,有时还要承受着无理的欺辱。这一段流浪卖艺的经历,让马三立饱尝了生活中的辛酸苦辣。不过,这也着实历练了出更加坚毅的品格。

1940年,26岁的马三立在天津相声界崭露头角,北京、天津两地的相声园子和电台都约他前往演出。马三立很快声名鹊起,在天津广受欢迎,家庭条件得到改善。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生活阅历的日渐丰富,马三立开始对过去流传的一些着名的相声名段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修改、加工,他更加注重市民人物的深刻、细緻、生动的刻画和塑造,而且能够在其中加入更多自己对人生百态、人情事故的观察,还有对生活底蕴的探索和追求。他常常在说相声中以第一人称出现,拿自己说事儿,给听众一种亲切、贴近的感觉。这样以来,马三立的相声就逐渐形成了他自己独特的风格。

1948年,应北平华声电台和凤凰听茶社的邀请,马三立来到了北平演出。据马三立的儿子马志明讲述自己亲眼所见:父亲在华声电台录製节目的过程,马三立这一心二用的艺术技艺的境界真是叫一个绝。这马三立刚一进北平华声电台,台长就说了,我有个朋友就喜欢《报菜名》,想要一个菜名的菜单子,什幺时候能给写一份儿。那时候,马三立每天忙着赶场演出,根本没有空暇的时间。马三立就问:「什幺时候要?」台长说:「越快越好!」马三立心里琢磨,这完了还等赶场呢?但顺口说了一句:「要不,你给我来一张纸,来桿笔。」回头就和张庆生在那十几平方的播音室开始直播说相声《大上寿》。一边讲着相声,一边手里拿着笔在那儿就写开了菜单子: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这相声段子嘴上没閑着,这纸上的《报菜名》写出来了。半小时做完节目,随手就递给台长一份刚刚写好的《报菜名》。

有一个马三立做灯笼的小故事。他用木尺专注的比这儿,量那儿,直到下料开始製作,已经特别胸有成足。他按算计好的尺寸下料从不返工,做出来的灯笼又好看又结实。女儿问他:「以前光知道您说相声内行,真不知道您做灯笼也这幺内行。」马三立笑笑,点了一根烟,对女儿说:「说相声有规矩,做灯笼有规矩,你妈做饭也有规矩。古人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规矩是最基本的操作知识,方圆就是成功的标準。说相声要拜师学艺,口传心授,段子背下来了到使的时候就看每个人的能耐了。说好了不容易,掌握尺寸更要紧……糊灯笼是老时年间扎彩作坊的手艺……也是拜师一辈一辈传下来的。世上有的东西没有扎不出来的,扎什幺像什幺。无论什幺事情都是熟能生巧,为什幺熟能生巧呢,就是掌握了规律。……听着啊,不管将来你干什幺,都要儘快掌握规律,找规律办事就是『灵』,相反就是费力不讨好就是『傻』……」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上一篇: 下一篇:

图文资讯

一加提前透露OnePlus 7T实际面貌,圆底相机模组、90

一加提前透露OnePlus 7T实际面貌,圆底相机模组、90

赶在9月下旬推出前,一加稍早自行公布即将推出的OnePlus 7T实际面貌,确定将会在背面搭载圆底、三镜头设计的主相机设计。而对于主相机外型设计,一加执行长刘作

一加新旗舰OnePlus 7T正式公开:搭载90Hz萤幕、S

一加新旗舰OnePlus 7T正式公开:搭载90Hz萤幕、S

先前推出OnePlus 7与OnePlus 7 Pro之后,一加稍早再次推出名为OnePlus 7T的小改款版本,主要针对萤幕、处理器与相机规格进行升级,分别换

一加正式公布电视品牌标誌设计,将以OnePlus TV为称

一加正式公布电视品牌标誌设计,将以OnePlus TV为称

随着去年宣布将投入电视产品发展,同时稍早也传出準备推出涵盖43吋、55吋、65吋、75吋等主流使用规格后,一加执行长刘作虎稍早于个人Twitter释出一加电视品

随机推荐